零晨

【圣诞联文/叶喻】小人鱼

# @叶all2017圣诞联文 

#字数5534字

#有点单纯叙述,我觉得我不是在写谈恋爱(捂脸)

#打卡109/201

【叶喻】小人鱼(5534字)


“小人鱼最后化作了海上的泡沫……”母亲温柔的声音讲述着书中的童话故事。

“妈妈,这个世界上有人鱼吗?”喻文州问道。

“也许?这大概要等到文州长大之后再探寻了,现在,该睡觉了。”母亲给他掖好被子,开了门口的小灯,关上了门。

房间里微蓝的灯光给漆黑的屋子带了一点亮色,喻文州看着天花板,心里的疑惑还是没能解答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梦中,他看到了蔚蓝的大海。

穿过无数不知名的生物,喻文州的视线到达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,在珊瑚礁之后,他看到了一个背影,似乎是察觉到了喻文州的目光,那个影子转过了身,喻文州看到了一双盛满星光的眼睛。

他是人鱼吗?

喻文州带着这个疑问,陷入了黑暗。

“班长大人~求求你了。”面前女同学在撒娇。

喻文州无奈的同意了她们的社团请假。

“咦?班长你这是在看什么?”女同学看到了他桌子上摊开的书,“小人鱼?班长你这么大了还看童话故事啊?”

喻文州无奈的接受她不含恶意的笑。“再不走我就要撤了你的假条。”

“不是我说,班长大大,作为一个高中生了,你就算看童话也应该私下看嘛,这个多么毁人设啊。”比较交好的同伴过来说道。

“这个只是拿来消遣的,目前在弄这个。”喻文州摇摇头,指了指书立旁摆的一本笔记,里边是喻文州这些年来收集的关于人鱼的资料,还有那个神秘的消失之国亚特兰蒂斯。

同伴被这厚度惊人的资料吓了一跳。“没想到那么理性的班长大人还有这么一颗童心。人鱼什么的,不是一直是未解之谜吗?都是童话编造的……”

喻文州没有对他的话做什么回应,只是心里对这些话打了一个❌。

他见过人鱼。

真的人鱼。

一条红色鱼尾的人鱼。

那是初中的时候了,初中的一次放假,家庭旅行,他们选择了海边,在一次游轮的时候,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风暴。好在船的质量尚佳,没有人受伤,只是在进船舱的时候,人群的拥挤让喻文州和家人分散了。不知道被谁一推,他掉入海中。

白天呈现出温和美丽的大海此时此刻已经翻脸不认人。喻文州没有反应过来就掉入海中,海水把他裹起来。他挣扎着,却反而弄得更糟,海水不断涌入耳鼻,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往下拉,船的身影已经模糊,没人听到他的求救。

他以为会死在这一场海难里。隐隐约约间却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救了。他抱着喻文州,向上游动,而此时的喻文州感觉自己已经能呼吸了。

挣扎着挣开眼睛,看到的是往后略过的景色,他似乎是身处在海中,却没有一种溺水的感觉。

这是已经死了吗?

喻文州想到。

一只手像是知道了喻文州的心中所想,揉了揉他的头,彰显自己的存在感。

喻文州此时才忽然发现自己是被人抱着的,他的脸贴在一个人的胸膛上,身子被一只手抱着,红色的鱼尾在摆动着。

鱼尾!?

喻文州像是被这个认知惊到了。

下意识的抬头,正巧他也低下头,喻文州看到了那双盛满星光的眼睛。

喻文州感觉游动了很久,自己的眼睛也开始疲倦,撑不住的想要闭上,却不甘心一直死死撑着。

“睡吧。”他听到有人这么说道,接下来就控制不住自己陷入睡眠。

喻文州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眼中含泪的母亲。他才知道,他掉下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,等到度过了风暴,他们才发现船上似乎少了一个孩子。喻文州妈妈着急的想要回去找,却在船的甲板上发现了躺在地上浑身滴水的喻文州。

船上的人认为是海神显灵了。也有的人认为这孩子就是不知道去哪玩水了。

喻文州醒来的时候还觉得很懵,那个海里是真的吗?他真的碰到了人鱼吗?

他不敢和家里人说,甚至对于这次事故,也带着怀疑。

即使已经醒过来了,喻文州还是对于自己掉入海里很有阴影,有好几个晚上都在做噩梦。梦中的大海已经不像以前的那样美好,而是充满着乌云暴雨。

到最后,喻文州总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抱住,微凉的手揉着他的头,似乎像是在安慰他。

那疑似幻觉中的一句[睡吧]似乎还在。

一句[睡吧],陪着他度过了假期每个噩梦的晚上。

经历了高考,喻文州心思更显成熟,那本关于人鱼的童话已经被他压箱底,资料偶尔还是会翻翻,却没以前那么执着了。

看起来是这样。

实际上,喻文州是因为自己家人。自从初中的事故之后,家里的母亲对于他关注有关海的事情已经有了一点抵触,尤其关于人鱼这类未解之谜的事更是抵触。怕喻文州是不是因为事故有了什么后遗症。

大学入学的那天。他谢过了家人想要一起跟进宿舍的想法,自己提着行李进了校园。

手里拿着地图,喻文州在找宿舍的位置。没注意到就撞上了一个人。

“没事吧?”在力的作用喻文州往后退几步的时候,他感觉自己被一双手拉住。

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喻文州整个人愣了一下。

猛的抬头。

对方似乎被他这么个动作吓了一跳,还以为这一撞,对方撞出什么毛病了。

“没事。请问你是学校的学长吗?”喻文州很快整理好自己的心情,问道。

“在找宿舍吧,我看看你的登记表。”对方很理解喻文州找宿舍的行为,接过他的登记表。

“真巧,我是你这次的舍友,跟我来吧。”

一路上,对方在为喻文州讲解学校的构成,虽然话语建都是敷衍,但是并不是对新生的敷衍,而是对于这个工作的。

喻文州倒是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,他看着前边领路的人,嘴角不由得勾起。

听了一年的[睡吧],他怎么会记不得这个声音呢?

他的人鱼。

喻文州的目光慢慢从他的脸转移到了他的一双大长腿。

这到底什么情况呢?

叶修把人领回了宿舍,一转头才发现对方一直在盯着……他的腿看?

“已经到了。”

“谢谢学长。”喻文州很自然的转移目光,好似刚才一直盯着对方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“我叫叶修,是你的学长,也是之后的三个舍友之一。你先看看宿舍吧,我去领东西。”叶修掏出钥匙开门,和喻文州说道。

“我叫喻文州。”喻文州还想着要介绍自己,就被对方打断了。

“知道你叫什么了,也知道你什么专业,登记表上都写着呢。”叶修抖了抖手中的登记表,还给了喻文州,“四号床是我的,其他的你挑吧,先到先挑。”

说着叶修就离开了。

喻文州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控制不住的心情好。

即使现在看起来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,但直觉告诉他,这就是他的人鱼。

而另一边,在朝着新生报告区走的叶修也不自觉的笑了。

很早就知道你叫喻文州了。

早到你还在听童话故事的时候。

喻文州即使直觉已经确认了叶修的身份,却还是有些怀疑。

如果叶修真的是人鱼,那他现在的这个样子?

不自觉的想到了《小人鱼》中,小人鱼拿自己的声音和巫婆换取了一双腿,但在走路的时候同样要遭受刀上行走似的疼痛。

不知不觉脑洞偏了的喻文州开始想叶修会不会叶是这样。

在发现叶修时不时要泡脚的时候,更是加深了自己的想法。

游泳课上,喻文州在一旁收拾东西,侧眼一看,看到了正在泳池里和别的同学在比赛的叶修。流水划过他的身体,似乎在留恋着不愿离去,肌肉线条被水一勾勒,更显诱惑,喻文州已经快而已想象到待会儿女生进来的时候不自觉的尖叫声了。

“咳咳……”身边突然有人假意咳嗽。

喻文州看着旁边的同学,有些疑惑。

“文州大大,你不觉得你现在很像一种生物吗?”他说道。

“什么?”

“痴汉啊。”同学表情夸张,声音微微压下,似乎是为了不让别人听到,“你没有发现你对叶修学长的关注点太多了吗!?感觉你每天只要碰到和学长有关的事或者课,眼神就会不由自主的看向他。”

喻文州愣了一下。“我有吗?”

“十分明显啊。”同学重重的点了好几下头,“而且你看叶学长游泳的时候,你耳朵还红了。”

喻文州:∑( ̄□ ̄;)

“实话说,文州你是不是喜欢叶学长,放心我不歧视的。”

喻文州听了这句话,沉默了。

“你好好想想吧。我去那边了,而且要我说啊,你如果喜欢叶学长就大胆上吧,等到叶学长有女朋友的时候,我看你怎么办。”说着,同学就跑了。

我喜欢叶修……吗?

喻文州似乎被他的话代入了一个曲点。原本喻文州关注叶修只是因为认为他是一直出现在他梦里的人鱼,一直陪着他的人鱼。

只是后面来注意的方面不由自主的就多了。哪怕知道了他是那条人鱼,也没有放下心来,反而担心他的这种鱼变人的行为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。甚至担心童话中出现在小人鱼的事发生在叶修身上。

叶修游过一轮之后,上了岸,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。

这时一个人跑了过来。

“学长,你的话我说了。”同学说道,“我可以……”

“你女神的下节课在星期五下午。”叶修说道。

同学表示自己收到,要去做热身运动的时候,想到了什么,返回来问道:“学长,你喜欢文州啊?”要不然,怎么会让他去说那些话。

叶修点头得很干脆。“是啊。”

同学目瞪口呆,他还以为叶修会掩饰一下的,不过都这么明显的要他说那些了,已经证明他对喻文州的确有什么心思了。

“学长,有时间吗?”喻文州上前问道,“要不要来比一轮?”

“可以。”

和叶修真真切切的比过一回之后才会明白他对水掌控力的可怕,不过也对,他是人鱼从小就和水待在一起了。

喻文州没有发现,他似乎从一开始见面就认为叶修是人鱼,从没有过怀疑。

而且,定语是[他的]。

喻文州的人鱼。

大学放假的时候,同样有人说想要组织大家一起去玩玩。

经过无数讨论之后,决定要去海边。

海边……喻文州对这个地方好感参半。

“这一次还邀请了社团的一些学长学姐来,还有你们很期待的叶学长哦~”班长和班里的女生说道。

“文州有事吗?”班长看到了了喻文州缩回去的手,问道。

“没什么,只是想问什么时间。”喻文州说道。绝口不提刚才他是想要申请不参加这次活动的。

班里的其他人都以为是这样,唯有旁边的同学知道喻文州原本想说的肯定不是这个。又联想到了转移话题的原因,笑得意味深长。

……

海边。

这一次他们租了一个大房子,两两一个房间,好巧不巧喻文州和叶修就在一个房间。

在自由活动的时候,喻文州租了一条小船,拿着书在坐上边看,任海水带着船漂。

等到喻文州把书看完之后,环顾四周,周边都是海水,不知道和岸边隔了多远。

忽然感觉船下有些不对劲。

船忽然被掀起,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掉进水里。

虽然突然,但是经过了游泳的练习还有年龄的增长之后,他对于这个情况已经没有最初的那么惊慌了。

只是真的有一双手把他往下拉的时候,这个人才是真的有些慌了。

完全落入水中的时候,喻文州看到了不远处游来的叶修。他的身后,不是那对令人羡慕的长腿,而是一条红色的鱼尾。

……

“你们有些过分了啊。”叶修面带厉色看着面前的两个小姑娘,而现在的喻文州则是被周边的画面弄得有些回不过神。

面前两条人鱼小姑娘有些抱歉的看着他。

“抱歉……只是没想到叶修你真的去找人类诶。”名叫苏沐橙有着一条偏橙色鱼尾的小姑娘说道。

“而且为了一个人类,某个不长出门的家里蹲还跑到人间去当人类了,当然好奇嘛。”苏沐橙旁边,鱼尾呈淡紫色的楚云秀说道。

“再怎么着,也不能这样。”

“是是是,我们错了,你好好安抚你的小人类不,我们先走一步啦。”

等到周边都没有生物之后,喻文州才看向叶修,还有他那条存在感十分明显的鱼尾。

“所以,一直是你。”喻文州终于肯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
“是我。”叶修也没有否认。或者说,他其实也没有否认过,只是一直在等待喻文州来问他罢了。

喻文州的人鱼真的变成[他的]人鱼了。



.

.

.

.

.

..

.

.

.

.

.

.

叶修第一次看到喻文州的时候是一次意外,难得出门的他在外边放松自己。

休息的时候感觉到一双眼睛在看着他。

不含恶意的,充满好奇的眼神。

他转过身,看到了一个孩子。

这并不是完整的一个人,话可能说得有些歧义,只是他看得出来,面前的这个孩子处在睡梦当中,不知道是什么把他牵引到了这里。

而之后的日子里,他每天晚上都会在珊瑚礁旁看到这个孩子,他的眼神充满着对海洋的探索,而在看到他之后,眼睛仿佛点了光一样。

叶修笑了,忍不住去到他身边,戳了戳他的脸。

“你是人鱼吗?”那个孩子问道。

“看不出来吗?”叶修轻轻摆了一下尾巴,说道。

“你会和小人鱼一样变成海上的泡沫吗?”不知道心思跳到了哪里,他紧张的问道。

“不会。小人鱼变成泡沫是因为得不到王子的爱。”对于人间关于小人鱼的故事,叶修也是知道的。

不知道眼前的孩子又想到了什么,忽然很郑重的对他说:“我会爱你的,这样你就不会变成泡沫了。”

叶修失笑。

“即使没有你爱我,我也不会变成泡沫的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孩子没有等到叶修的回答,身影就模糊了。

之后,他依然每天晚上在那个时候那个地点看到了那个孩子。

他知道他叫喻文州,知道他住在哪里,知道了很多关于他的事。

关于名字,喻文州是这么说的。“听说,名字是最简单明了的咒,我把名字告诉你,如果有一天我不好了,你就拿名字来要挟我。”喻文州说这句话的时候,稚嫩的脸上尽是认真。

关于尾巴,叶修是这么问的。“你想要摸摸吗?”

喻文州看着水中红色十分艳丽的尾巴,似乎在犹豫。

“可以吗?”

在得到叶修的允许之后,喻文州伸出了手,小小的摸着鱼尾,触手的凉意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虚幻似的真实感。


梦中见到的事,醒了之后大多事不会记得的,所以对于喻文州并没有记得自己这件事,叶修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他的心思放在了这个靠在自己身边的人。

大海的风暴说来就来,要不是无聊了出来晃晃,他都不知道喻文州会遇到这种事。

“睡吧。”看他紧皱眉的样子,叶修放缓了声音。

有人说,人鱼的声音是带着魔力的,尤其是人鱼中的塞壬。

叶修的声音说不上怎么特别,却有一种奇特的魔力,所以他一般不怎么开口。

用苏沐橙的话来说,这个人一开口,怕是整个大海都要沸腾了。

为了自己以及他人的安全,叶修奉行着只做不说的信条。弄得方锐说他和周泽楷撞人设了,魏琛说他土匪,什么话也不说就直接把东西带走了。

叶修表示很无辜,我这是为大家好。

就是在保持这样的一种状况下,叶修对喻文州说了[睡吧]。

海妖声音的魔力是不可描述的,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会对喻文州身体有什么影响,在试过一次之后就很少实验了。

只是后来喻文州被噩梦缠绕,叶修就学着自己去控制声音,再和喻文州说话。

看着喻文州沉睡的模样,叶修想,效果还不错?

叶修撺掇同学去和喻文州说那些话的时候,其实给了那个同学一颗糖,是和人鱼声音有着相似魔力的糖,会给人一种心理上的暗示。他会把你心中所想放大好几十倍,所以精明如喻文州,还是动摇了。

不管怎么说,喻文州的人鱼真正属于了他,而海里神秘的“亚特兰蒂斯”里的人鱼王国里也迎来了它的第一个外来人口。


评论(8)

热度(179)